Berly–Kim

看了李泽言新卡的约会,讲真我哭了。


太温柔了,对这样的男人根本没有免疫力。


生活中,我也是个大路痴,也是个吃货(只是身体不太好,没办法一下吃太多)


那位先生也是嘴上吐槽着,暗地里在照顾着。


记得大四实习期中,他叫我去他家吃饭,他有点事就先走,我自己下了班先去


之前去过一两次,但已经是冬天了,天黑的很快,下了公交就不知道往哪儿走了,凭记忆找了好久,我坐在路边的长椅,疯狂给他打电话,手机也快没电了


听到他的声音,我鼻子就酸了,天冷,天黑,路上又没人,我带着哭腔,一股脑地拼命跟他描述我附近有什么


他说他已经知道我在哪了,马上就来,我还再三地跟他确认,就怕没电了没法说了


挂了电话之后,越想越害怕,莫名其妙地就哭了


他匆匆赶过来,看见他,我哭得更厉害了,眼泪鼻水全蹭到他衣服围巾上,他有一点洁癖,也没说什么,就牵着我往家走


到他家,才发现,原来在往里走拐角隔壁巷子……进他家门,他家里人看见我眼睛都哭肿了,差点就揍他了


我经常会因为不认路闹很多笑话,他是笑得最狠的那个,也是每一次都安全地找到我的那个


“你在哪儿啊?哎呀,你别乱走了,我来找你”


那就麻烦你了


68血赚!

吹爆毛毛老师!

阿李的喘息声!无限开车的台词!

啊!一大早就这么刺激吗~

这张阿李啊啊啊啊啊啊啊!

换的换的,常规操作

其实只是没试过梦醒之后眼泪打湿枕头一片的痛苦而已


没事的,我原谅她。


生日快乐许先生!

七年前的今天,在实习单位的办公室


我听到了司徒叫我的第一个爱称


“小可爱”


从后脊骨发起的一阵恶寒……


当初大学时候


司徒吐槽我学不了商科的话


今天看来,简直对得不行!


数学天赋没点好


和朋友商量着开店,他发过来的图表,一个都看不懂


最后只能问一句


“亲故,你就告诉我,这是能赚还是不能赚?”


最后要找从事金融理财的同学教我怎么看


实在是丢脸至极


我错了……


楼下快递摊已经凌乱了


我和司徒一起应该收了十几件快递了


疯狂快乐拆快递!


看完毒液


请把我的头献给毒液!!!!!!


毒液×埃迪 这是什么神仙cp


傲娇暴躁共生体×怂包人类


我的老天啊啊啊啊啊!


同人那些开车图 惊得我下巴都掉了


两个美好的肉体互相交缠


本来最近换了一种药,副作用更厉害,头都是昏的去看电影


一出来整个人都精神了


司徒感叹:你们腐女的力量啊……


双十一成交额好像过千亿了


我们家……贡献了两万多……


刚刚那位败家爷们儿又给熙熙买了个安全座椅


太恐怖了!


那位爷还好意思放长假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