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ly–Kim

其实啊,我和司徒啊,都是烟民

有一次,回国度假,午休我就跑到公寓天台去,云雾缭绕中释放压力(千万别学)

瘾头不大,也只抽女士烟

刚没多久,就听到铁门嘎吱的声音,我以为是隔壁办公室的人,就没理会

他很震惊的喊我,我才知道是他

于是两个人,夹着烟,尴尬对望

于是两个人,生平第一次这么尴尬地抽完一根烟
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都是太压抑,压力太大

那时是真的惨啊,他发了疯那样挣钱,熬到整个人脱相,胃溃疡那会儿真的吓死我

我呢,要学外语,要适应外国,还要学习,还要充当教授的廉价劳动力,每天都是不顾三餐日夜颠倒

是啊,抽烟一时爽,但云雾退散,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。发现我们认识了对方之后,就非常的双标。自己放纵的事情,绝不让对方做。

比如抽烟,明明自己还在吞云吐雾,却不希望对方也这样,美其名曰,为了健康。

于是,两个双标狗,开始拯救对方,你不准我抽,我也不准你来。

各种戒烟糖啊,口香糖啊,轮着来。我在他屋子里,到处贴满了小贴纸“no cigarette!”“I'm watching you!”“肺会不舒服的!”

他就在我行李箱里面装满了各种他剪下来的外国的香烟包装上面的“吸烟有害健康”标语,还放了几张有问题的肺的图片,我开箱时差点没吓晕我。

每天都会问对方“有乖乖的吗?”

这样,我们这异地恋,又多了一个话题,虽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从来没有想过控制自己,却在对方的坚持下完成了戒烟,也算是奇葩。在监督对方的时候,不自觉的,自己也不想了。

不知道算不算一件很浪漫的事,两个人慢慢变好的过程,我觉得是很真实的成长。

大家要引以为戒,吸烟有害健康,而且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哦。

我:“好快啊,崽崽一岁生日快到了”

他:“比崽崽生日还快到的是什么啊?”

我:“什么?”

他(震惊脸):“你不爱我了吗?我生日啊!”

我:“哦哦,忘了”

他:“靠!我要女儿!啊啊啊啊啊啊!”

他教我做饭

是和教我开车一样唠叨讨厌!

【K莫】We Belong Together

私设他们已经一起十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知道什么是最伤人的武器吗? 

是他逐渐黯淡的眼神,逐渐沉默的话语,逐渐拉开的距离......

还有,他好像,并不愿意任何人去靠近这样的他,包括自己。

KO以为这是他项目加班又开始闹的脾气,一顿大餐不够,那就两顿,再不够,自己就是最好的大餐。他的小太阳,永远都带着耀眼的光,没什么事能让他蒙上阴霾。

毕竟,他是支撑着自己十年的光。

那如果问题就在太阳的本身呢?

他想知道,他想帮他,可是,他不想。

这是最后以爱的名义的保护。

是夜,全公司又熬过一轮修罗场。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四散。

“好饿啊,KO,去吃个宵夜吧!嘻嘻~”

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宵夜摊上,食客嘈杂纷纷,老板忙昏了头,猛火快炒,唯独边上这桌安静沉默。

明明这几碟小炒都做的一般,对美食挑剔如他,还有被自己养刁了的胃,怎会无动于衷的咀嚼下咽,如同机械完成指令。

郝眉放下筷子,KO心里一直祈祷着,不要。

“KO,我们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当年我和你一起向我爸妈摊牌,我都没怵过,真的”

“可我现在怕了。”

“三十好几了,别闹了。”

“就当我玩腻了吧,怪我年轻,不好意思啊,耽误了大家”

桌底下是KO攥紧了的拳头,松开,慢慢握住郝眉的手,好凉。

“郝眉,我知道你怎么了,这需要我们一起去面对。”

“虽然我无法感同身受,但是我......我有责任,让我帮你,好不好?”

责任?是啊,自己就是这么麻烦,拖累别人要负起这个责任。

“分开就是最好的帮助......”

食客们的眼光纷纷聚来,不带善意的眼神,又来了.......郝眉悄悄用力拿开KO的手,咬了咬牙,继续说

“没必要往南墙上撞,没必要往无底洞里跳,明白吗?”

径直起身,回瞪了一眼看热闹的旁人。这眼神回击,十年了,熟悉得很。头也不回的向前走,方向未知,只要不要回头。他坚持着自己很清醒,没有未来的,没有结果的,十年的蹉跎,还不够吗?

KO此时大脑一片空白,脑内一阵嗡嗡作响。他还是说出口了,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果。他以为他可以陪他度过一个个难关,可以和他一起朝夕到白头,原来最大的难是人心。自己孤身一人惯了,以为相处就是两个人的事,自己下了最大的决心,世俗对他再不堪,他也能一笑置之。可他渐渐忘了,一向众星捧月的小太阳,没经历过最肮脏的世俗,这十年,他是怎么过来的?他该怎么做......

郝眉回到家,鞋子一蹬,无力的倒在床上,被子一裹,仿佛能隔绝开恶心的世界。真好,一个人真好。

彻底清净了。

可能一开始就是错的。想得太简单了,以为爱能战胜一切,爱情万岁。万岁也抵不过一个又一个异样的眼光,也抵不过现实的障碍,比如,普通的一张行、政表格就会在质问:

你是我的谁?

自己真恶心。麻烦。

就由思绪把自己拽进深渊吧,往下点,再往下点,不要再看了,恶心,难受。

KO?他很好,不要害了他。走了更好。反正,世界上喜欢吃糖醋排骨的,不止我一人。睡吧,郝眉,睡了就好了。

一天,两天,三天......

就躲起来吧,手机关掉,座机拔掉!

感官退化得迟钝麻木,有人在砸门吗?肖奈?愚公?KO?算了,不想再看了,受够了。

郝眉看着镜子,瘦到脱相,胡子拉碴,面容枯槁。好痛苦,不应该是这样子的......身体不受控制了......KO走了,一半的自己走了,撑不下去了......

瞬时的痛感,随后是一阵的寂静,鲜红滴答滴答,像回忆的时钟。滴答,是在游戏里和他的相遇。滴答,是大学饭堂里双份的糖醋排骨。滴答,是和他奋战梦想的日日夜夜。滴答,滴答......

“最后,还是你啊......”

不是想象中的另一个世界,那个世界不应该有浓郁刺鼻的消毒水气味,更不应该有那个人。

还是眼泪先说了话,我,还是,好想你。

“郝眉,我以为暂时分开会让你冷静下来,没想到......”

KO满是自责,心痛,手腕上的绷带,白得扎眼,痛得入心。

“对不起,我......真的不知道怎样帮你......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咨询心理医生,我想帮你,我......应该一直在你身边的......对不起......我来晚了......”

强大如KO,此时哭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。是啊,没了他,他可不就是无家可归吗?

“是啊......来晚了......都快一点多了......午饭都还没吃呢......”

声音干涩疲惫,但对于KO来说,是最好听的天籁,他破涕而笑,刚才哭得嗓子都干了,一时没发出声,只能用口型示意,但还是满满笑意:马上。

今天是第一次去心理诊所的日子,忐忑不安,他们都不知道治疗的结果会怎么样,但起码,对方还在。

车里的收音机传来Mariah Carey美妙的歌声

“When you left I lost a part of me.

当你离开的同时,我失去了自己。

It's still so hard to believe.

这一切是那么的难以置信。

Come back baby please.

求求你再次回到我的身边。

Cause we belong together.

因为,我们注定属于彼此,我们天生一对。”

路还很长,前方还有很多的拥堵。

是去往诊所的路,也是他们的未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久没回来了,突然很想写一写他们。毕竟是我第一次开始写东西的圈子。到现在都还有很多当时这个圈子的同好们还在我互动着,感恩。今晚又重温了一遍cut,果然我躺在坑底死死的。

写得很匆忙,有不妥的地方,请指正。

很久没看这个我初心的圈子了,不知道有没有撞文的,有的话,麻烦及时通知,我会立即删除。

就是希望大家可以珍惜生命,珍惜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,身边有出现这样情况的人,拜托,请及时关心,可能你的一句话就能留住ta。

可能会有续文。
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,晚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补充一些吧

抑郁症其实是一种感官 感情的退化,患者失去了感受情绪的动力。他们并没有执念于具体的某一件事,就是一整团的负能量将ta与世界隔开,懒得去理会去认知任何事,就任由自己在思绪里下坠下坠,直至了结或者被救。

非常需要外力的帮助去拨开这团负能量,唤醒他们快乐的回忆,保持住,持续的关心引导。

我写的郝眉就是这样的情况,他用最后的理智推开身边的KO,不愿意自己伤害他。我认为KO是个意志力很强大的人,但只有面对最爱的人,视如珍宝,才会害怕会弄碎,不知所措。

现实中的先生,说的最多一句,就是很无力地一句“我想帮你,我该怎么做”。

关爱他人吧,能遇见即是美好。

【许墨×你】汤圆很甜,你也是(元宵贺文)

*私设有的,恋爱并不同居中

*许墨味觉不太好

*OOC都是K妈我的

*有什么触雷的地方,告诉我,我会删的


自初八开工也有快一个星期了,你还是不习惯早起去上班,这节后综合征啊,怕是有段时间要改了,这不,元宵节这天,你还是掐着点儿火急火燎的穿鞋夺门而出,看着手表神色急忙


“悠然?你怎么了?”


循声抬头,是刚从研究所加完班回来的许墨,他看着你,对你在这个时候还在家感到奇怪。


“啊....许墨....我睡过头了,不跟你说了,我快迟到了!!”


你像一阵风似的跑过他身旁,连忙按电梯门。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蹭的一下又跑回他身边,雀跃地说


“许墨,我们今晚一起过元宵吧!饺子吃了,该吃汤圆了!”


你露出大大的笑容,还没等他回答,电梯“叮”的一声,你急忙把亲在手指上的吻印在他脸上,说了声再见回家再聊,就跑进电梯里了。


留下露出点点惊诧的许先生,显然这天才科学家也还没来得及回味这个匆忙的吻。片刻,他勾起淡淡的笑,摸了摸那个吻,轻声的说。


“好,我等你回家。”


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你开门进了家里,立刻无力软绵绵地倒在沙发上,妄想着一夜暴富告别工作的念头燃得正旺,就听到“叮咚”门铃声,开门一看,是许墨,他带着标志性的笑容,打量着无精打采的你。


“我记得好像有某位小姐邀请我一起过元宵的?我可是,一直在等着你啊。”


“......我没忘啊,年初开工,工作有点多,有点累,没事的,进来吧。”


怕他担心,你赶紧露出一个稍显勉强的微笑,他看了,揉揉你的头发


“有什么事要和我说,我说过,我会做你最坚强的后盾。”


你又第N次被撩的晕头转向,轻轻点了点头。


因为你的坚持,说是煮个汤圆就不用两人都在厨房了,要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女朋友的贤惠。许墨只好坐在饭桌旁,手撑着头,细细看着你穿着围裙,在热气腾腾的煮锅里翻搅着汤圆。蒸汽氤氲中,你看着汤圆的侧脸愈发柔和可爱,许墨不得不承认他看着有些着迷,思绪渐渐延伸到如果和这个女孩永远都能这样,那真是三生有幸。


从什么时候开始,许墨已经习惯了无视所有的团聚节日,所有对家人的爱与思念都埋藏在最深的心底,用温柔有度的微笑隔绝着自己和世界,看似可亲,实则疏离。


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女孩闯进了自己的心里,往事纷纷不减烦扰,不变的,一直是她的不离不弃和温暖守护。就像她捧来的这碗汤圆,白糯软绵,香甜沁心。


“许墨?发什么呆呢?快来尝尝这汤圆,我昨天就包好了,就等着和你一起吃呢!快尝尝吧!”


工作这么忙,还要费这些心,就是为了和我一起过节吗?这个小傻瓜,看着你稍露乌青的眼底,许墨暗自心疼,勺起一颗汤圆,细细咀嚼品味。


他味觉天生寡淡,尝不出太重的味道,品尝美食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他吃得很慢,用力的想在齿舌间再品味出多一丝甜蜜,这是心爱的女孩为了他的心思,他想再尝多一点。


你看出了许墨的为难,发自心底的心疼这个看似高大坚强的男人,他心底的脆弱和无力,你发誓,要用尽这辈子去保护和爱惜。因为,你们有很多很多的风景,要一起经历,很远很远的未来,你们也要一起抵达。


你拿过许墨的勺子,把一颗汤圆放在嘴中,轻轻咬破,站起身,俯身越过桌子,亲吻了你的许先生,这绵密的唇舌交缠中,带着糯米皮的软糯,芝麻馅的甜腻,许墨好像有哪个地方被点通了一般,一瞬的惊诧很快转变为温柔沦陷。


他尝出来了,这个女孩带给他的,所有甜蜜和温暖。


一吻过后,你俏皮狡猾地说


“许先生,这是芝麻馅儿的汤圆,我最爱吃芝麻馅的了!你要记住哦!”


接着你又吃一口汤圆,再次“躬身施教”你的许先生,他没想到你会再来,有点失笑于你的可爱,但乐于享受。


“这是花生馅儿的!”


“这是草莓馅儿的!诶?你喜欢水果味的吗?我觉得太甜了......”


“这是板栗馅儿的......”


一碗汤圆,十几个绵长甜蜜的吻,你好想好想告诉他,你想用余生,用一个个拥抱和亲吻,告诉他,教会他,爱为何物,爱他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


不过,向来温顺容易害羞的你,这么大胆的举动还是头一回,汤圆吃完了,你的后劲也来了。


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 我怎么这么冲动啊啊啊啊......


许墨洗好碗,看着你坐在沙发上,抱着抱枕一副悔恨不已的表情,他笑了,坐在你身旁,轻轻揽你入怀。你把头埋进他的胸膛,脸红到耳后根,听到他闷闷的笑声,更是害羞不已。


他低头轻吻你的耳朵,像安抚着小孩子一样,摩挲着你的肩膀。


“谢谢款待,许太太。”


你一下子抬起头,对上他稍稍吓到的眼神,瞬间又怂了


“什....什么许太太.....我答应了吗?......”


他笑出了声,自信而笃定地说。


“我知道,你会答应的。即使不是现在,以后一定会的。你让我看见了最好的未来,我没办法放弃。”


第N+1次被撩的晕头转向


他再次把你按进怀里,温柔地说


“汤圆很甜,你也是。谢谢你,我的许太太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完了,赶在末班车和许先生过了个元宵节。希望你们会喜欢❤

这里是金柏莉,可以叫我柏莉,也可以叫我K妈。

刚刚和先生(真的先生)吃完汤圆,悠然喜欢芝麻馅,因为我也最喜欢呀~先生爱吃水果馅的,他就硬逼着我尝,太霸道了23333

最喜欢李泽言和许墨啦~我家老李和我家亲爱的,爱你们哟❤

喜欢的话可以点小心心,不过我更喜欢看各位太太的评论哦(脸皮厚!

【K莫】我的身高是摆设吗?(日常小段)

愚公生日当晚,致一各位兄弟老铁都齐聚愚公家闹个没停。尤其是KO做了大餐,郝眉得瑟狗屁那样儿,更是狠扎各位单身狗的心。

一轮狂欢后,一群狗们喝得醉醺醺,还嚷着要再来,以防万一,肖奈赶紧拉着微微回家。郝眉这心是收不住了,乐呵呵地举着酒瓶正想往狗堆里扑,就被KO一把捞起,扛在肩上就往门外走,头也不回。

“我去……你……嗝!KO,你够了……今儿我兄弟生日诶……嗝!”

“要兄弟,还是要老攻?”

“蛤?那我管他于半珊是谁呢!嘿嘿……”

算你识相。

在KO监护下,郝眉并没有喝过头,微醺醉憨憨的样子正是可爱得紧。趴在车窗上吹着夜风,眼睛半眯着,哼着小曲儿,KO看着车,余光看着,心情也随着爱人悠扬的小调,愈发舒朗。

停好车,进到电梯里,郝眉半倚在电梯厢壁,抬头看着楼数上升,KO站在身边看着自己宝贝。

灯光照着,微醺绯红的小脸半抬着往上看,舌头不时舔着被风吹干的嘴唇,眼神因醉意困意而变得些许朦胧,KO看着,心里愈发得紧,脚步渐渐靠近……

“诶KO你干嘛挡着啊?”

高大的男友突然转身面向自己,而且距离近得令人心生紧张。

“想亲你。”

o(*////_////*)q

这傻子!坦白得不像话!

一只手撑着电梯厢壁,俊朗的五官随着距离拉近而变得愈加清晰,郝眉一下扭头避开。

“不给!有监控!”

淘气鬼……

“你当我的身高是摆设吗?”

淡淡一笑,KO的手一伸,挡住了监控镜头……

动作的行云流水,再次刷新了郝眉对自家男人的认知……还有这种操作?!

接下来的事,就不得而知了,监控都被挡了,还看个屁啊?!

听说,直到到了楼层,监控镜头还迟迟未被拿开。重见画面时,郝眉……

诶诶诶,你黑我画面干嘛?!

监控:mmp!人高了不起啊?!黑客了不起啊?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博的梗,出自 恋爱小甜事 的微博

最近由于情绪病,应该算是产前抑郁症先兆吧,令大家担心了。
正慢慢好起来。

吃点小甜饼,人会开心点的❤
大家都要开心啊

PS:如果有撞梗,或者权限问题,请及时告知我,我会删的。

【K莫】男人有钱就变坏?(一家三口)

吃过晚饭后,KO照常自动自觉地收拾碗筷,擦桌洗碗,而小祖宗郝眉也照常地瘫在沙发上刷着手机,七岁的一木“恨铁不成钢”地看着美人爸爸,再向KO老爸投向可怜的眼神,摇了摇头,叹气一声......

玩起了乐高......(不愧是祖宗二号)

玩着玩着,听见了美人爸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回头看过去,爸爸在刷着微博大笑,走过去问:

“什么事儿这么乐啊?”

“一木快看,一女星嫁入豪门,每个月她老公给她11万就不管她了,她平时就带带孩子见见闺蜜,看下面的评论,哎哟逗死了!!”

一木探头细看,下面评论都是一片羡慕之声

“有钱有娃还没老公,完美!”

“@自家老公,你每个月给我11W,不用你回来,我自动消失都可以”

“每个月要是能有11万,还要老公干啥!!”

郝眉边刷边乐,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:

“要是我也能这样该多好啊~”

“你给KO老爸11万,然后你消失?”

“去你的!当然是KO给我11万啦,不过谁消失都无所谓~嘿嘿~”

一木腾地一声站起来,对着厨房大喊:

“老爸!美人儿要你给......唔......唔唔唔......”

还没等一木说完,郝眉就迅速堵住了他的嘴,打发了一脸懵逼的KO,立马气急败坏地对一木说

“兔崽子!想你爸今晚死吗?!”

松开手,一木终于可以喘上口气,抚着胸口说

“那你跟老爸开个玩笑呗,试试他的态度??”

诶~?有得一试~


晚上睡觉前

“诶?KO,你说我们到底有多少钱啊?平时家里都是你管,我呢,就像甩手掌柜似的,再怎么说,这房子也是我的,我也应该有权知道吧~”

KO一听,这小家伙今天怎么又怪怪的了?转过电脑椅,看着郝眉。

“我的钱全都在你卡上,你忘了?”

“啊?哦......呵呵......当......当然没忘啦。只是想问,这么些年,到底攒了多少而已......哈哈......”

“做我们这行的,你说能少到哪里去?我对这没什么概念,钱都花在你和一木上了。”

“你这是说我败家吗?”

KO失笑,这小傻瓜,明明想说自己有多在意这个家,怎么又想到那儿了?

“没有。我赚钱,你花钱,很合理。”

“那还差不多~诶,问你个问题,不许生气啊!你会每个月扔给我11万,然后天天不沾家,丢下我和一木吗?”

KO心中暗笑,你和一木在客厅讨论的这么大声我会听不到吗?

“不会。我不回家,我还能去哪?”

郝眉的心立刻被这个回答击中了,感动的一塌糊涂,立马熊抱住KO

“嗯嗯嗯!就在家陪着我和一木,去他妈的11万。现在的人真是想钱想疯了!”

“那你怎么不会想钱想疯了?”

“那是因为我老攻是你啊,11万哪能换你啊!”

KO浅浅的坏笑,一只手渐渐伸进了郝眉睡衣的下摆,郝眉顿时感觉不对!

“也对,一夜春宵都值千金了,眉眉,我每个月可不只给你11万啊......”

“啊!!你又套路我!.......唔......唔唔......嗯......”


门外的一木的偷听就到此为止了,反正不管怎样,美人爸爸今晚都是会死的了~~哦,是欲仙欲死的死。明天老爸作为奖励,不知道又会给自己做什么好吃的呢?嘻嘻!

要妹妹计划get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又回来啦~!终于过了很难受的孕初期,现在肚子里的团子快五个月了,终于可以舒服一点过日子了。

昨天我也问了我先生这个问题,他说他舍不得,我说我巴不得hhhhh 有钱有娃没老公,太刺激了!郝眉这小财迷,也是禁不住KO的柔情攻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同好们还好吗?大家都要坑底里好好加油哦~

【K莫】只怪丹麦无KO啊(日常小段)

“哟哟哟~!丹麦竟然生蚝泛滥了?KOKO快看!”

KO正在电脑桌前码着代码,郝眉翻过床,爬到KO身上,勾着KO的脖子让KO看平板。

“@丹麦驻华大使馆 发布头条文章:《生蚝长满海岸,丹麦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》”

“KO,我们去丹麦吃生蚝吧~!”

郝眉的星星眼都快照瞎KO的眼睛了。KO听见“生蚝”二字,倒是小小腹黑了一把。

“想吃?”

“嗯嗯嗯!北欧有蚝,蚝之大,一锅蒸不下!需要两烧烤架,一个秘制,一个麻辣,再来瓶雪花,让我们勇闯天涯!多爽!”

看着郝眉流着口水美滋滋的爬回床,KO转回身子继续工作,嘴角微微勾起,偷笑着小朋友的天真烂漫。

“你说欧美人怎么就那么蠢呢?动不动就泛滥,拜托他们在说泛滥之前能不能想想这东西可以怎么吃啊?”

工作都完成了,这小朋友还在纠结这事儿。

“姜葱生蚝、蒜茸生蚝、炭烧生蚝、香煎生蚝、烤生蚝、姜葱生蚝、花生蚝豉炆猪手、生蚝豆腐羹、芝士蒜蓉焗生蚝、酱爆生蚝、胡椒浸生蚝、生蚝虾酱煎鹅蛋……我们能把生蚝吃成濒危好不好?!”

吃货的力量第一次震动了大厨KO。陷入对美食的愤恨的郝眉自然没察觉到KO看着自己时稍稍面露尊敬的样子。

看来自己会做菜是对的。

又听郝眉说了一大通有的没的,日常啊八卦啊,还有一些天马行空又傻得可爱的酱酱酿酿。KO终于是忍不住按倒这个小话唠,辛苦了一星期,不准再晚睡了。

“好好好……向大佬低头行了吧。”

KO关了灯再爬回床上,钻进被窝时,突然被郝眉抓住手臂。

“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不会吃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们没有你啊!没有大厨KO,他们这些凡人怎么能理解这些美食一二呢?”

月色朦胧中,郝眉笑得狡猾又嘚瑟。KO无奈的笑了笑,猝不及防的被郝眉在脸上mua了一口。

正想反击,小人儿却迅速翻过身去装睡。这么晚还不睡,等着被人日吗?!

第二天,如吃货眉所愿,各式各样的生蚝在餐桌上显出诱人的姿态。又天真如郝眉,当然是大快朵颐再为后快咯。

当然啦,当天晚上嘛……咳咳……只能说,KO真会挑生蚝(一个搞事的微笑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说要等再过一段时间再想想还要不要更的。结果这梗昨天看了,简直能被萌翻٩(๑òωó๑)۶

好啦,过了瘾就继续休息养团子啦

晚安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K莫】我们回来啦~(下)(一家三口)

KO把车停好,回头一看,后排那一大一小早就睡得东歪西倒,看样子已经和周公兜了八百次风了吧,小的那个还流着口水,大的也当仁不让。是谁出发时还说要把沿路风景拍下来的?

“眉眉,一木,到了。”

结果都还是KO抱下来的......

春日里,空气微微湿润,沁润在这弯弯曲曲的小巷里。一木一手牵着一个爸爸,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蹦蹦跳跳。郝眉时不时提醒着小一木小心别摔跤,但注意力都被这江南小巷吸引住了,这就是自己的爱人出生长大再离别的地方啊。

没有人注意到KO的眼神里藏着些什么。行李箱在石板路上留下一串轱辘声,但在KO耳边,仿佛又回响起儿时和玩伴们在巷子里的玩乐声,渐行渐远,又好像听到了父母离世时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声,最后是什么,自己都想不起来了。

“KO,到了吗?走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KO的思绪被拉了回来。

“啊...?哦,前面就是了。”

那是一间传统的江南风格老屋,推开大门,阳光透过天井照进屋内,显得温暖明亮。虽然久无人居,但所有的摆设都整洁干净,好像就一直静静地在等待主人的归来。

“KO......”

“爸妈去世时,亲戚擅做主张把屋子卖了,后来我有一定的积蓄了,就把房子又买回来了,定期会请人来清洁清理。”

淡淡的语气,却听出了一丝酸楚。郝眉搂了搂KO的肩膀,希望能给到一份安慰。一木倒是心大,一直都住在高档小区里,哪见过这种传统民居?把小背包扔到一边,就开始满屋子的转,东看看西看看,老爸长大的地方得好好参观才行。

吃过晚饭后,一木洗好了澡,玩着玩着就睡着了,今天折腾了一天,辛苦这小子了。郝眉把熟睡的一木抱回房间,经过偏厅,看见KO坐在藤椅上,静静地看着夜空,身边放着一杯茶,也应该凉了半晌。

“KO,想什么呢?”

“一木睡了?”

“那小子闹了一天了,该睡了。你呢?你老人家开了一天的车,回来收拾的也是你,做饭的也是你,你不困啊?”

郝眉刻意用轻松半开玩笑的语气和KO说话,可KO的表情依然不起波澜,略带潦草地应了一声。

“是不是想起什么?”

“我只是在想,如果爸妈当年不出意外的话,我会在这个地方继续和我的家人生活下去,可我可能就遇不到你,就没有一木......”

“然而是另外一条路是吧?”

“我一直和自己说,我之所以要承受这些,是因为老天把最好的留到了最后。可我这次回来,真的不知道哪个结局才是好的了......”

KO越说越触动内心深处的情感,低下头来,深深叹气。郝眉心疼了,轻轻一把搂过KO,下巴抵着KO的头,手在KO的肩头上不停摩挲着,哪怕是一点,也想把一丝温暖传递给他。

“我很明确的知道,我爱你,我爱一木,我现在很幸福......可是......可是,我也很明确的知道,我想他们了......”

情绪在心中暗涌着,最终还是爆发出来了。

“KO,只要是对的人,无论何时何地,都一定相遇。你一定会遇到我,我一定会遇到你,一木也一定会来到我们的生命里。当年的意外,不应该成为你后来生活的负担知道吗?”

“我和一木是你新的开始,这次带着我和一木回来,就好好的告诉过去,你现在有多好,否则这永远都没办法结束,这一直梗在心里,过去的苦难不就白挨了吗?爸妈也不想你一直都活在痛苦里啊。”

KO抬起头来,看起来已经冷静下来了,眉眼深深,看着郝眉的尽是温柔和感恩。遇到你真的太好了。

“谢谢你......”

“咳......谢什么啊......诶?!woc......唔......”

能用什么来表达内心的感恩和爱意?当然是回以炙热的长吻和温柔的爱抚。KO一把把已经瘫软了的郝眉抱起来,抱回房间里,接下来的事只有他们俩和朦胧的月光知道了。

深夜,一木被一阵尿意憋醒,不耐烦又不情愿的下了床想去卫生间,打开房门,却被这月光森森的老屋吓得心里毛毛的。传统民居独有的恐怖片效果,确实让小男子汉不敢前进。火速冲到卫生间解决了之后,在回去的路上,一木仿佛看见有人在前面,揉了揉眼睛,定睛一看,真的有人!

一木吓得不敢出声,只想悄悄回去。

“小一木?别怕啊,是我啊。”

还知道自己的名字?!真的有鬼啊!一木壮着胆子认真看了看,是个老伯伯,眉目慈祥,笑呵呵的样子倒让一木没那么害怕了。

“你…你是…爷爷?”

“呵呵,聪明的孩子~我儿子真好运气啊,有这么好的伴侣还有这么好的儿子。”

爷爷走前了一步,面对着一木半蹲下来与他平视,慈祥的笑着,轻轻地喃喃。

“真像啊,真像啊……”

“爷爷,老爸他很想你和奶奶,爸爸说老爸以前很辛苦,这次回来就是想陪老爸看看你们的。我们回来啦……”

“乖~这不,我和你奶奶不就知道了吗?呵呵,欢迎你们回来啊~”

爷爷牵起一木的手,陪着一木回到房间,有爷爷的陪伴,一木没有再害怕了。回到房间后,一木乖乖的爬上了床,爷爷帮一木掖好被子,坐在床边。一木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爷爷。

“爷爷,你们想老爸吗?”

“想啊,你和你的爸爸们离开一会儿,也会很想是不是?”

“嗯,很想。那你们会难过老爸这么久都不回来吗?”

“你老爸啊…从小就聪明得很,能力强的人自尊心就强。当年对他打击那么大,他一个人能怎么办?看着他现在好好的,比什么都强了……”

“爷爷,我们现在都过的很好哦,爸爸们身边有朋友,工作都很顺利,我在学校表现也很好哦!”

“哦~是吗?那我俩就放心啦~”

应该是累了吧,一木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爷爷出去时轻轻掩上了门,奶奶在门口等着。

“孩子们都很好啊……”

“是啊……”

第二天午饭后,KO郝眉带着一木去到后山那儿玩,趁着春光正好,去踏踏青。

说是带着一木体验自然,郝眉那坐不住的主儿倒是玩得更欢,放归自然就是一个好奇宝宝,不停缠着KO问这问那。一木得到爸爸的允许后,也在不远处自己玩着。

走着走着,一木觉得不大对劲,山林里,感觉四处都是一个样,顿时就慌了,想回头找爸爸,却越走越远。一木在原地哭了,一想到可能以后都看不见爸爸们了,哭得就更伤心了。

“一木,不哭不哭哦~”

泪眼朦胧中,一木看到两个身影,一个是…爷爷?!那另一个就是…奶奶?

“你儿子就随了你!光顾着媳妇儿,儿子都不管了?”

“诶?老婆子,你别倒打一耙啊!再说了,不顾媳妇儿的话,你又得说我!”

看着爷爷奶奶斗嘴,哭得正难过的一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你好啊~小一木,欢迎你们回来哦~”

“奶奶好!”

“来,奶奶带你找爸爸啊。要不要帮你教训一下你老爸啊~?”

“要!要!额…还是不要了……回到帝都他就教训我了……”

“没事儿,你郝眉爸爸能治他啊~”

一路祖孙三人,说着笑着,奶奶还说了好多老爸小时候的糗事,逗得一木哈哈大笑,原来不言苟笑的老爸小时候也是个熊孩子啊。

“一木,你觉得你郝眉爸爸是个怎样的爸爸啊?”

“爸爸啊?他和老爸一起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!他不会做家务,不会做饭,有时候工作都是老爸帮他做的。但是他会让老爸愿意开口聊天,会让老爸笑,会让老爸很有动力的过每一天,会让老爸很幸福~”

“那就好……你爱你的爸爸们吗?”

“当然爱啦!无比爱……”

“一木!一木!你在哪啊?”

“爸爸!”

“你个臭小子!跑哪儿去了!吓死我了!”

“我迷路了,是爷……诶?不见了?”

刚想告诉KO郝眉他看见了爷爷奶奶,回头一看,却没了爷爷奶奶的身影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,他们已经在老家待了一个多星期。趁着快回去了,郝眉还是鼓起勇气,跟KO说。

“我们去看看爸妈吧。”

还好,这次KO答应了,看来是能走出那一步了。

KO带着祭品,郝眉和一木抱着鲜花,向老人家的墓走去。KO摆好祭品,香火袅袅,内心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涌了出来,站好,双手合十,心里默念着。

“爸,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

郝眉带着一木献上鲜花,跟着KO一起双手合十。一家三口,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两位老人。

“爸妈,我是郝眉,说来也是惭愧,这么久了都没有回来看你们。谢谢你们把KO带到这个世上,我才能遇到他。他对我很好很好,我很爱他。你们离开时他还小,想必是有很多的担心,放心吧,我以后会照顾好他的,会很好的……一木,有话要跟爷爷奶奶说吗?”

“爷爷奶奶,这几天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哦~以后我们会多点回来看你们,你们也要多点找一木聊天哦~”

听到这儿,KO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一木是……能看到…爸妈吗?那现在他们在哪儿?在哪儿?

郝眉也震惊了,看见KO在看着四周,应该是在找爸妈在哪儿吧?

“KO,不着急。一木是小孩子,小孩子的体质可能跟大人不一样,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。”

“一木,你是看到爷爷奶奶了吗?”

“嗯!爷爷奶奶陪我聊了好多哦。”

“那……那他们还好吗?”

“他们很好哦。他们说,老爸你可能看不到他们,要我告诉你们,他们很好,他们看到你和我们过得很幸福,他们就很开心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KO,我们回来对了。”

“眉眉……我真的…很开心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强大如KO,还是在至亲面前卸下了心防。多年的苦痛,在这一刻都有了结果。疼爱自己的父母一直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着自己,而身边的爱人和孩子,就在自己身边,陪着自己一路走下去。

春日和暖,万物复苏,蔓延的,尽是爱。

“林一木!我警告过你多少次,薯片不能吃那么多!到时嗓子疼我可不管你!”

“爸爸你在上车前吃了多少虾条你也不数数吗!”

“嘿!你小子…KO~~~”

“林一木,没收玩具一个星期。”

“啊!!老爸偏心!爸爸耍赖!”

“略略略~~谁让你爸跟你没跟我熟啊~”

同样是远离家乡,脚步却比十几年前轻松得多。听着一大一小的打闹声,KO觉得自己已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,他想,这份心情,天上的爸爸妈妈也能感受到吧。

“老婆子,不舍得吗?”

“呵呵,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们好就好。我看不舍得的那个是你吧?”

“呵!我哪有?!”

“下次他们回来,能带个弟弟妹妹回来就好了~”

“这话说到点子上了!”

车上

“老爸,爸爸,下次回来能带上弟弟妹妹吗?”

“说什么大胡话?!o(*////▽////*)q”

“乐意至极。”

“死KO!!!” “老爸万岁!!!”

THE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拖文太久,对不起了。

灵感出自《一吻定情》,琴子能看到曾曾曾祖父的灵魂,还有动画版最后一集直树琴子的女儿也能看到他的灵魂,所以想写一下一木如果能看到KO父母的灵魂会是怎样的。

动画版的最后一集,入江家一家三口其呼“我回来啦~”,真的感动得我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在我的意识里,我一直认为KO的苦痛是要重新面对过去才能真正放下的。家人的力量,就正正在于能陪着你分享喜悦,分担痛苦。郝眉是大太阳,一木是小太阳,没什么是过不去的。K莫一定是幸福的,两位赋予了K莫生命的演员前途也一定会光明的,祝福他们。

如无意料,这应该是我最后一篇K莫的文了。入了K莫的坑大半年了,感觉每一天都像是认识他们的第一天那样悸动。很谢谢你们的陪伴。

只是,写了几篇一家三口,写了一个可爱的一木团子,上帝也赐给我一个可爱的团子了。现在肚子里有着一个小生命,身体和精神可能不太能支持着我继续写下去了。小宝宝小名叫烧卖,相信射手座的烧卖也能像一木一样那么可爱的。

相信爱的人一定会被爱所拥抱着。

那,就再见咯~

PS:我已经准备好了福利,明天或者后天,我会再抽一次奖,送五位小可爱。就当是最后的一波搞事了。永不退圈,你们还会看见我在tag里翻腾着,江湖还有我的传说(笑)。

再见,比心❤

【K莫】我们回来啦~(上)(一家三口)

“一木,暑假想去哪儿玩啊?肖奈大大特地放了爸爸假哦~”

“真的吗?!那我可以去KO老爸的老家玩吗?”

听到儿子兴高采烈的一句话,郝眉立刻担心的回头看正在厨房洗碗的KO。果然,KO洗碗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,脸色一沉。见此情况的郝眉立马和一木说。

“诶!一木你不是喜欢最近新出的那款游戏吗?那游戏就是在S省取景哦~我们去S省旅个游吧!好不好?”

“为什么每次说KO老爸的事都要岔开话题啊?我想看看老爸长大的地方,想看一下爷爷奶奶啊。”

郝眉也没辙了,尽管郝爸郝妈对一木百般疼爱,但一木似乎对KO刻意隐瞒的过往更加好奇。这孩子心思细腻得很,温柔且善良,这也是KO不愿意告诉一木自己过去的原因。这么好的孩子,就应该只享受世间的美好温暖就行,当爸爸的,怎么会想让自己的孩子面对阴暗痛苦?而且这还是来源于自己。

晚上

“KO,不愿意就不勉强,一木还太小了。”

“他是认真的。”

“那......回去?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当然想!别说一木了,我认识你那么久,我都对你的家庭了解不多。”

“我只是想把最好的给你们......”

“那你已经是最好的啦。说真的,这回我站儿子这边。”

KO叹了口气,思虑良久,点了点头,默默地握住了郝眉的手。灯火昏暗中,郝眉看到了KO眼里的顾虑,他轻轻吻了吻KO的脸。

“一定没问题的!有我,有一木。”


“真的吗?真的可以去吗?!耶!爸爸万岁!”

果不其然,一木一听到可以去的消息,兴奋得从沙发上跳起来,一溜烟地跑进房间。

“一木,干嘛哪?!”

“收~行~李~!”

这个傻儿子!郝眉心里又好气又好笑,看来这孩子真的很期待啊。

晚上郝眉帮一木检查行李的时候,差点没被这傻小子笑死。

“林一木,你带相簿干嘛啊?想累死你爸啊!”

“诶诶!爸爸不准拿走!这要给天堂上的爷爷奶奶看的。每次老爸都是跟着爸爸回Z省,爷爷奶奶一定很想老爸了,把相簿给他们看,他们就知道老爸跟我们一直都幸福啦~”

“这孩子......”

郝眉心里不知道被什么堵住了似的,是啊,儿子这么懂事,怎么会被过去所吓倒呢?一直都很幸福,对,一直。

“一木,和爸爸一起好好守护KO老爸,好不好?”

“嗯!”

“拉钩!不要告诉老爸哦~”

“拉钩!男子汉之间的约定!”

大手勾着小手,温暖的灯光下,一大一小两个男子汉相视而笑。


“爸爸~我要喝养乐多!”

“林一木!你都喝了多少了!待会儿又得找休息区上厕所了。不准!”

“老爸~~~~”

“听你爸爸的。”

郝眉和一木斗着嘴,KO默默开着车。一路延伸过去的,是KO久违的家乡。


“还是......要回来了啊......”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着写着就这么长了,分个上下篇吧。一定是温馨向!

渐渐地妊娠反应就来了。肚子里有了小团子果然脑子身体都不太好使。原谅我在这卡上一发。

哎呀~这些就留到下篇再说吧。

下篇我一定会好好更完的。

晚安~